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宝5 > 考古 进化

人类是怎样开始吃肉的

时间: 2016年02月29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环球注册新宝GG(huanqiukexue.com)
人类远古的祖先是以植物、种子和坚果为食的,究竟是什么让我们的食谱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呢?

 

这个故事要从6500万年前讲起,那时恐龙和地球上超过一半的物种刚刚灭绝,热带雨林覆盖了大片的土地,在点缀着藤蔓的茂密树林间,我们的祖先——目前已知的最原始的灵长类普尔加托里猴(Purgatorius)——刚刚演化出现。它们长得与你我完全不同,甚至都不像黑猩猩,更像是小鼠和松鼠的混合体。如果它生活在现代,很可能会成为可爱的宠物。

 

普尔加托里猴是爬树高手,也是素食主义者。它们放弃了祖先以昆虫为主的食谱,转而以新出现的丰富的果实和花朵为食,在高高的树杈间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舒适的生态位。数千万年间,普尔加托里猴的后代都保持素食,从体型较小的猴类到大猩猩般体型庞大的猿类,都依赖热带水果为生,偶尔才会用虫子来佐餐。1500万年前,它们在食谱中加入了种子和坚果,但依然忠于素食。

 

大约600万年前,乍得沙赫人(Sahelanthropus tchadensis )出现了。随着乍得沙赫人的出现,人类与我们的近亲——黑猩猩和倭黑猩猩——在演化路上分道扬镳。在古人类学术语中,人亚族(hominin)指现代人类以及与人类亲缘关系较近的所有已灭绝的物种,乍得沙赫人就是最早的人亚族物种。乍得沙赫人个子矮小,面部扁平,脑体积小,可以直立行走。他们的犬齿较小,但牙釉质较厚,这表明,与果实和花朵相比,他们的食物需要更多的咀嚼和研磨。

 

然而当时,肉食还没有在我们的祖先中流行起来。乍得沙赫人可能食用的是坚硬的纤维植物,辅以种子和坚果。而到400万年至300万年前,生活在非洲林地、河流森林和季节性洪泛区的几种南方古猿也没有食用肉类。它们牙齿的微痕——食物在牙齿表面留下的凹凸和划痕——表明它们的食谱与现代黑猩猩类似,包括树叶和嫩枝、果实、花朵、一些昆虫,甚至还有树皮。

 

南方古猿究竟有没有吃过肉?答案是有可能。就像现代的黑猩猩偶尔也会捕食疣猴一样,我们的祖先可能偶尔会食用一些小型猴类的肉。但早期人亚族动物的消化系统不允许我们的祖先像现在美国人一样以肉食为主。他们的消化系统拥有膨大的盲肠,适于消化果实和叶子。盲肠位于大肠的起始段,是一个充满各种辅助消化的细菌的袋子。如果南方古猿吃下了许多肉,比如几块鞑靼斑马肉排,可能会出现结肠痉挛、胃部刺痛、腹胀、恶心的症状,最后可能导致死亡。尽管有种种风险,在250万年前,我们的祖先成为了肉食动物。

 

当我们的祖先开始食用富含脂肪但纤维较少的种子和坚果时,我们的身体就开始慢慢的调整适应了。大量的种子和坚果会使小肠(消化脂质的地方)变长,盲肠(消化纤维的地方)缩小,这样我们的消化系统就能更好的处理肉食。同时,种子和坚果还会在另一方面帮助我们的祖先:为它们提供剖开野兽的工具。一些研究人员认为,用来砸开种子和坚果的石质工具也可以用来砸碎兽骨,割开肉。因此,250万年前,我们的祖先拥有了获得肉类的工具和消化肉类的身体。

 

但是,具备条件是一回事,如何拥有打猎的意愿和技巧则是另一回事。是什么让我们的祖先决定将羚羊和河马作为晚餐的呢?至少一部分原因要归咎于250万年前的气候变化。随着降雨的减少,祖先依赖的果实、叶子和花也逐渐减少。许多雨林变成了稀树草原,优质植物变少了,食草动物却变多了。在1月至4月的漫长旱季,我们的祖先很难获得足够的食物,而且寻找食物会花费更多的时间和能量。在早期人亚族动物面前,进化的十字路口出现了,其中一部分,比如南方古猿,选择以大量的低质量植物为食;而另一部分,比如早期人类,选择了肉食。最终,南方古猿灭绝了,而早期人类存活了下来,并且进化成了现代人类。

 

有趣的是,黑猩猩和大猩猩的祖先并未像我们的祖先一样从草原食草动物及它们的肉中获利。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它们缺乏直立行走的能力。寻找肉类食物十分费力,与寻找草和果实相比,需要走更远的距离——也就需要更多的能量。直立行走比猩猩式的行走方式更加节省能量,而且修长的后肢也利于散热,防止体温过高,并增加耐力。现在看来,如果乍得沙赫人或其更早的祖先没有在600万年前站起来(或者说近似站起来),在几百万年后,早期人类就无法为寻找肉食做好准备,人类也许就不能尝到肉的滋味,而我们的餐桌上也就不会有牛排和汉堡了。

 

但是,我们仍未解答的问题是,究竟是什么让人类接触了肉食。也许是几位祖先在树林间行走时看到剑齿虎正在吞食一头瞪羚。也许它们被一头被开膛破肚的斑马绊倒,然后灵机一动:为什么不尝尝肉食呢?

 

即使是鹿或牛这样的食草动物在恰当时机下也会尝试吃肉。有记录表明,牛会捕食活鸡,也会吃死去的兔,鹿会吃鸟,非洲小羚羊则会捕食青蛙。(YouTube上可以找到这些视频。)我们的祖先可能早已捕食小型猴类作为食物补充,所以它们将丰富的食草动物视为能量来源,也就不那么让人惊讶了。人亚族物种是杂食性动物和机会主义者,附近有什么可吃的,他们就会吃什么。在260万年前,肉食资源丰富的环境下,我们的祖先就像普尔加托里猴适应气候变化而选择果实为食一样,成功的改变了他们的食谱,只不过这一次,他们选择了肉。(撰文:Marta Zaraska  翻译:李昱 审校:韩晶晶)

 

本文摘自Marta Zaraska的《对肉的迷恋:人类250万年的食肉史与注册新宝GG》(Meathooked: The History and Science of Our 2.5-Million-Year Obsession With Meat)。

 

原文链接:http://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16/02/when-humans-became-meateaters/463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