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宝5 > 生物 医学

SARS病毒元凶藏身云南山洞

时间: 2017年12月08日 | 作者: 王妍琳 | 来源: 环球注册新宝GG
注册新宝GG家在菊头蝠种群中发现了人类SARS冠状病毒的全部基因组分。

图片1.png

 

2002年,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在广东首次出现,它搭乘上开往各地的大巴与列车,在医院、宾馆和狭小的机舱里完成接力,迅速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这个被人们称为“非典”的病毒引起了大范围恐慌,掀起了买醋买盐的浪潮,创造了一代人关于“隔离”的群体记忆,截至2003年疫情完全扑灭,它最终造成八千人感染,近800人死亡。

 

时至今日,我们依然在追问,这种致命的病毒到底来自哪里呢?

 

从果子狸到菊头蝠

 

引起SARS的病原体是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注册新宝GG家在深圳农贸市场的果子狸样本中检测到了与之类似的冠状病毒,不过证据表明,果子狸是从其他动物身上染上了病毒,只是起到运输作用的中间宿主,带来SARS冠状病毒的元凶另有其人。在之后的研究中,科研人员对各种飞禽走兽展开了大规模排查,终于发现一种名为菊头蝠 (horseshoe bat)的蝙蝠可能是SARS病毒的源头。但这种说法仍存在疑点,蝙蝠病毒的关键基因同人类SARS病毒存在不小的差异,它们不能利用人的病毒受体。

 

线索到这里似乎断了头绪,但注册新宝GG家没有停止追踪。中国注册新宝GG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学家石正丽带领团队,在云南一个洞穴中对多种菊头蝠进行了长达五年的研究。在此期间,他们收集了11个与SARS相关的新病毒株。这一次,他们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虽然这些来自蝙蝠的病毒都不具有独自感染人类受体的基因特质,但是它们包含构成人类SARS冠状病毒的全部基因组分。 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University of Maryland)的病毒学家Matthew Frieman评价说,同之前的发现相比,这些新的毒株更接近人类SARS病毒。

 

石正丽团队通过分析新发现病毒的基因组成,复现了SARS病毒的可能形成步骤。病毒DNA中的一些位点非常容易发生重排,而这一行为深刻地影响了SARS病毒的演变。“在这个洞穴里,我们发现了SARS冠状病毒的所有基因原料,包括变化多端的S基因、ORF8以及 ORF3。”研究人员这样表示。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特定的病毒重组,就很有可能产生威力巨大的人类SARS冠状病毒。研究人员写道:“我们推测,可能是这些蝙蝠携带的前体病毒之间频繁重组,导致产生了人类SARS冠状病毒的直系祖先,而在那之后,这些病毒传播给了洞穴外面的其他动物。”

 

缺失的路径

 

虽然这种说法目前仍是推断,中国OIE狂犬病参考实验室主任涂长春认为其具有“99%的说服力”。他希望研究人员能在实验室中证明,人类SARS病毒是如何从蝙蝠身上传播到别的动物(比如说果子狸)身上的,如果这一步得到证实,才能算是一个完美的证据链条。

 

但是即便病毒重组的推测得到证实,我们还是难以解释,为什么来自云南洞穴里的致命病毒,会出现在1000公里以外的的广东,而且还没有造成云南的疑似病例。这个问题仍旧悬而未决,而眼下更紧迫的问题是:SARS会再次暴发吗?

 

这次在蝙蝠身上新发现的三种病毒,具有感染人类细胞的潜力,就像它们致命的前辈一样,这些病毒的S蛋白序列能够结合人类的ACE2受体,而蝙蝠所在洞穴附近一公里的地方就有村庄。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病毒学家Ralph Baric说:“病毒还可能再次暴发,我们不能放松警惕。”作者在论文中也写道,“仍存在人群中暴发类似SARS疾病的风险。”

 

不过大可不必为此感到恐慌,我们之所以研究SARS病毒的形成机制和传播路径,就是为了阻止相同的悲剧再次上演。虽然携带病毒,这些蝙蝠自己却不会生病,研究它们的免疫系统对人类疾病防御也具有重大意义 。而尊重自然,保护蝙蝠等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是我们避免野生动物病原感染的最好方式。

 

编译 王妍琳

 

参考文献

https://www.sciencenews.org/article/bats-china-carry-all-ingredients-make-new-sars-virus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7-07766-9

https://sciencealert.com/bats-single-cave-china-everything-they-need-make-sars-virus-lethal-strain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