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宝5 > 生物 医学

亚美非出现HIV抗药性 WHO建议换药

时间: 2019年08月07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非洲、亚洲和美洲12个国家均出现了耐药性艾滋病病毒,专家认为可能与患者因病耻感或药物短缺造成的间断性用药有关。


image.png

抗逆转录病毒药物阻止艾滋病毒在体内复制 

图片来源:Siphiwe Sibeko/路透社


WHO 发布的最新调查显示,2014~2018 年间非洲、亚洲和美洲 12 个国家均出现了耐药性艾滋病病毒,专家认为可能与患者因病耻感或药物短缺造成的间断性用药有关。与此同时,WHO 建议这些国家用不易产生耐药性的多替拉韦,替代两大主流药物依法韦仑和奈韦拉平。


编译 路畅

编辑 徐文慧


2019 年 7 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了《艾滋病毒耐药性报告 2019》(HIV drug resistance report 2019),报告显示,在过去 4 年中非洲、亚洲和美洲的 12 个国家均出现了耐药性艾滋病病毒(HIV)。其中,亚洲国家集中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包括尼泊尔、缅甸及越南。


多年来,HIV 感染的主流治疗方案是“鸡尾酒疗法”(cocktail therapy),即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ntiretroviral therapy),指混合服用两种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RTI)、联合一种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NRTI),以减少单一用药产生的抗药性,通过联合用药提高疗效。这种方法 1996 年由美籍华裔注册新宝GG家何大一首次提出。目前市面上两大主要的 NNRTI 是依法韦仑(efavirenz) 和奈韦拉平(nevirapine)。而眼下,突变病毒对二者的耐药程度均已超过可接受的水平。


2014 至 2018 年,WHO 从 18 个国家随机选取诊所开展调查,检测了在此期间开始接受艾滋病毒治疗人群的抗性水平。其中 12 个国家有超过 10% 的成年病毒携带者(包括 12% 的女性和 8% 的男性)出现抗药性,这意味着在这些地区,向其他患者开具以上两种主流药物的处方将不再安全,可能会加剧 HIV 的抗药性。


image.png

在治疗前对依法韦仑、奈韦拉平耐药的成年人比例。高于图中红线的地区,向其他患者开具两大主流药物处方被认为不再安全。来源:艾滋病毒耐药性报告 2019 | Nature


“我认为我们有点越过警戒线了。”华盛顿特区泛美卫生组织(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的传染病专家马西莫·吉迪内利(Massimo Ghidinelli)评论说。


这份报告特别指出,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HIV 感染婴儿出现高水平的耐药性感染。2012 至 2018 年间,在该地区 9 个国家中,约有一半的新确诊婴儿感染了对依法韦仑、奈韦拉平或两者都耐药的 HIV。

 

image.png

图片来源:艾滋病毒耐药性报告 2019


WHO 的传染病医生、该报告合作者西尔维娅·贝尔塔尼奥利奥(Silvia Bertagnolio)表明,HIV 耐药性的成因尚不明确,但抗药 HIV 的出现可能与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中断服药有关。例如,许多感染 HIV 的女性会在怀孕阶段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来阻断新生儿感染,但一旦生产结束,她们就会停止服药。一直到 2015 年,WHO 都建议孕妇和哺乳期妇女应当终生服药,因为中断用药后又重新服用的患者耐药率高达 21%,比首次服用这两类药的患者(耐药率 8%)高得多。


艾滋病患者经常间断性用药的原因有多种。贝尔塔尼奥利奥称,病耻感(stigma)的影响是最大的:患者不希望别人看到他们在服药。报告还指出,诊所的药物短缺也可能造成这一问题。


为应对这一严峻形势,世卫组织建议各国使用更有效、更耐受的药物多替拉韦(dolutegravir),作为治疗艾滋病毒的常用药物。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的传染病医生罗杰·帕雷德斯(Roger Paredes)表明,与其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相比,多替拉韦促进病毒发生突变、最终产生耐药性的可能性更低,“我们必须鼓励全世界转向多替拉韦。”


贝尔塔尼奥里奥赞同这一说法,但依然呼吁谨慎用药。如果疗效不佳或不稳定,则新药的耐药性依然可能出现。“我们不想再把自己置于与现在同样的境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