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宝5 > 生物 医学

“蛋疼”和分娩到底哪个更痛?

时间: 2019年09月09日 | 作者: SME | 来源: SME科技故事
人的全身遍布着一种叫痛觉感受器的感觉神经末梢。我们恐惧疼痛,但同时我们也需要疼痛来警告危险来临,我们还要给疼痛划分等级。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来源 | SME科技故事(ID:SMELab)



例如曾经广为流传的一套疼痛等级标准表示,蚊子叮咬属于1级疼痛,分娩痛属于最高级的10级疼痛。这时男性同胞就不服气地跳出来声张:“不光女性分娩不容易,男性‘蛋疼’的疼痛感也不输给分娩痛。”于是一时间,人们对于“蛋疼”和分娩痛哪一个更疼争论不休。


 

疼痛的数字分级


男性的睾丸是一个极其敏感的痛觉感受器,神经密集分布,和许多胃部神经以及大脑呕吐中枢的迷走神经相连。一旦受到外部袭击,将激发神经极速传达疼痛信号,造成翻云覆雨的疼痛。而女性分娩是持续约十个小时疼痛、疲劳与恶心并存的痛苦,从产房传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就是最佳的证明。


但从没有人能同时体会两种疼痛,从而分辨胜负。另外,两者对比具有很大的争议,有人认为分娩是带着新生命诞生的喜悦进行的,而“蛋疼”则可能导致不能再产生新生命,两种情况下疼痛者心境不同,也无法比较。


感官层面上无法分出高下,这时就得搬出理论依据来证明了。凡事只要涉及评定,就免不了定性或者定量分析的手段。曾在上世纪40年代后期,美国就有注册新宝GG家提出用“dol”单位来衡量疼痛,1dol就是感受到最小痛觉的水平。为此,他们还发明了一种叫做测痛仪的疼痛测量工具。他们用棱镜把一盏1000瓦的灯泡聚焦在人体皮肤上,然后检测人体体温升高等生理变化,以此判断人体的忍受极限。


想法虽然不错,但这几位注册新宝GG家的实验并不能被重复,在临床上也根本没办法使用这不靠谱的测痛仪。于是他们的测量工具和疼痛单位也受到注册新宝GG界的否定,而“dol”还被列为五大最怪异的注册新宝GG度量单位。

 

image.png


几年前,一位美国昆虫学家贾斯汀·施密特“作死”地找来85种膜翅目昆虫蛰咬自己,评出四个疼痛级别。他为此提出了一种“施密特疼痛指数”,专门衡量被昆虫蛰伤的疼痛程度。施密特还获得了2015年的搞笑诺贝尔奖。


而一套流传最广的疼痛分级法——数字分级法(NRS)与之类似,这套方法把疼痛划分为10个等级,数字由小到大疼痛感逐级递增。每种疼痛都能找到对应的数字等级,例如“蛋疼”就属于7~10级的重度疼痛。分娩的情况比较特殊,生产前期的不适只达到2~3级疼痛,当宫缩得越来越严重时,疼痛等级也将达到7~10级。除此之外,三叉神经痛、晚期肿瘤压迫神经导致的癌性疼痛也处在10级疼痛的行列中。


但即便是板上钉钉的理论数据,也还是没法分辨出两者孰胜孰败。其实换个角度想,也不必在意“蛋疼”和分娩痛哪个更疼,因为同一个人几乎不可能经历这两种疼痛,而不同人的主观痛感存在差异,所以两者并没有可比性。重要的是,两种都属于最高级别的疼痛。


image.png

自愿被咬的贾斯汀·施密特 


 

其他分级标准


数字分级法主要是通过人们对疼痛的主观体验,或者医护人员理解后的描述划分级别,主观性较强。而除此之外,是否有其他更注册新宝GG的疼痛分级方法?实际上,疼痛本身就是主观性极强的个人感觉,在不同的人身上、同一个人的不同身体部位可能产生不一样的疼痛体验。情绪的变化也会造成疼痛感的体会不同。


当数字分级法作为主流疼痛分级方式时,其实也有其他分级法的存在。有一种根据主诉疼痛的程度分级法(VRS),提倡根据疼痛对生活质量的影响程度,对疼痛程度进行具体分为五个级别。无痛顾名思义是没有疼痛感;轻痛患者虽然有痛感,但不会影响睡眠;中度疼痛患者的疼痛已经影响了睡眠,但仍然可以自然入睡;重度疼痛患者被疼痛折磨得无法入睡,或者会从睡眠中惊醒;剧痛患者则达到了生不如死的境界。


而要是针对无法表达疼痛的婴幼儿又该怎么判断?有人提出了一种面部表情疼痛评分量表法,根据患者疼痛时的面部表情状态,分别判断出患者的疼痛级别是无痛、微痛、轻痛、剧痛、严重剧痛还是最痛。当疼痛者表情面部狰狞得无法控制时,医生就知道,这确实是痛到极致了。


除此之外,还有WTO划分的四级疼痛法、视觉模拟评分法等玲琅满目的疼痛分级方法。而人们为何如此热衷于给疼痛感划分等级呢?这在医学治疗上其实是具有实用意义的。


image.png

根据面部表情判断疼痛级别 


 

疼痛的两面性


具有疼痛感可谓是一种非常实用的进化,当看过“先天性无痛症”患者啃咬掉自己的手指而不自知,以及自残至死的种种案例时,人们才珍惜这难能可贵的疼痛感觉。这是机体受伤的警告,令人不适的疼痛向大脑发出“危险到来”的信号,以便大脑指示肢体产生躲避或对抗的反应。


疼痛感就像一个具有警铃性质的闹钟。但是闹钟的作用在于让人觉醒,我们被闹钟吵醒后也会立即关闭闹钟,而不是任由其响个不停。疼痛感也一样,当它把大脑“吵醒”后就完成了使命,没有必要再继续疼下去,这时就可以被“关掉”,也就是停止疼痛。


虽然疼痛作为“闹钟”对生命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但疼痛本身对人体是有害的。慢性疼痛是一类让人生不如死的恶疾,超过三个月被持续或反复的疼痛折磨,即使是轻微的疼痛持续已久也会产生剧烈的痛感,心理上的消极情绪更加剧了疼痛,癌症就是其中一种。而长期的局部疼痛还可能形成复杂的局部疼痛综合症或中枢性疼痛。

 


人体除了会产生疼痛,其实也存在对应的抗痛系统。它会通过神经发出抑制疼痛的信号,还会让体液分泌出缓解疼痛的内啡肽、强啡肽等物质。


但是显然,有时仅靠机体的调节机制无法达到有效的缓解效果,于是止痛药成了紧急关头的救星。大多数时候疼痛不需要忍,该止痛时要止痛。但应该使用哪种止痛药、多大剂量才能让止痛效果恰到好处?这就视乎疼痛程度而决定了。于是,疼痛分级就此提供了衡量疼痛程度的理论指标。


例如最常用的三阶梯止痛法,就是分别对轻度、中度、重度疼痛患者采取三种不同的用药方案。轻度患者服用非阿片类镇痛药物就能缓解疼痛,中度患者则需要加用弱阿片类药物加强镇痛效果,重度患者就要选用强阿片类药物才能起作用。


而疼痛分级最重要的意义在于,让人们根据疼痛程度针对性地选择止痛药。通过止痛药的作用,能让人体感受的疼痛达到2级疼痛以下。 


image.png


疼痛是一种消极的体验,但它同时又具有积极的生物学意义。人们不能完全消除疼痛,但通过给痛疼分级,至少可以相应地施用止痛药,千方百计地降低疼痛感至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这也许就是人们在生物进化与现代医学之间找到的一个平衡点,也正是人类智慧的伟大体现。


参考资料:

王宁华. 疼痛定量评定的进展[J]. 中国组织工程研究, 2002(18).

Hardy J D, Wolff H G, Goodell H. Studies on pain: aninvestigation of some quantitative aspects of the dol scale of painintensity[J].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1948, 27(3): 380-386.

MedSci. 关于疼痛分级你知道多少?梅斯医学,2018.10.22.

可以说在今天,分娩之痛已经到了不得不谈的时候.一席YiXi, 2019.05.17.

John Markman, Sri Kamesh Narasimhan. 慢性疼痛. 默沙东诊断手册, 20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