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宝5 > 生物 医学

为了迎接奥运会 日本引进埃博拉

时间: 2019年10月28日 | 作者: Nature自然科研 | 来源: Nature自然科研
为应对奥运会期间可能暴发的传染病,日本在上个月引进了埃博拉及其他四种危险病毒。


image.png

在生物安全级别为最高等级4级的实验室中工作,必须穿戴全面防护服。| 图片来源:Anna Schroll/UIG/Getty


明年东京将举办奥运会,日本正在为接待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来宾做准备——这其中也包括一些不那么受欢迎的小生物。上个月,致命的埃博拉病毒及其他4种危险病毒被正式引入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


撰文 | Mark Zastrow

来源 | 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



为应对奥运会期间可能暴发的传染病,日本在上个月引进了埃博拉及其他四种危险病毒。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研究人员将使用这些进口标本,包括马尔堡病毒、拉沙病毒及引起南美出血热和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的病毒,对目前正在研发中的检测手段进行验证。


这批进口病毒是日本首次引入安全等级为4级(BSL-4),即最危险等级的病原体。目前日本只有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可达到该安全级别。


日本医学界对该举措反响热烈。尽管传染病学家认为奥运会期间暴发疾病的风险与其他时间段相比不会有明显增高,但持有活病毒将从总体上提高该国处理传染病的能力,并可为生物恐怖袭击做准备。 


尽管位于东京武藏村山的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实验室在1981年建造之初遵循了BSL-4规范,但由于附近居民的反对,实验室长期以来一直只按照BSL-3标准运作。2015年,厚生劳动省和武藏村山市市长同意将实验室运作级别上调至BSL-4,但是进口这5种病毒的决定直到今年7月才最终确定。


目前日本危险病原体的研究能力显著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美国和欧洲都有十多个运行或正在建设中的BSL-4实验室,中国也正在构建至少包括5个BSL- 4实验室的网络,其中一个实验室已经在武汉正式投入运作。


“这次进口病毒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式事件。”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出血热病毒部门负责人西条政幸(Masayuki Saijo)说。 


但对于引进病毒也不乏反对的声音。部分当地居民告诉日本媒体,奥运会只是科研人员和政府进口病毒的借口。美国罗格斯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生物安全专家Richard Ebright表示,BSL-4实验室完全可以在不引进活病毒的情况下,为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传染病暴发做好应对准备。储存本身就会增加病毒意外或故意泄漏的风险,即便是在安全级别很高的实验室中也是如此。



进口病毒风险何在?


日本已经研发了新的检测手段评估病毒感染者是否具有传染性,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将使用活病毒标本对这些手段进行验证,西条政幸说,如果患者体内存在该种病毒特异性抗体,则说明他已经处于恢复期,因此不具有传染性。一旦通过验证,这些检测手段可以在奥运会期间判断特定病毒感染患者是否能够出院。


西条政幸表示,研发新的检测手段能够增强日本对此类传染病暴发或生物恐怖袭击的应对能力。其他奥运会主办国之所以不需要提前进口病毒,是因为他们早就在BSL-4实验室中存了这些病毒。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在奥运会后也将持续开发更敏感、更准确的检测手段。西条政幸说,他非常理解当地居民的反对,但引进这些活病毒将极大地提高日本研究人员应对传染病暴发的能力。 


波士顿大学的微生物学家Elke Mühlberger并不认为奥运会期间会大规模暴发埃博拉疫情,因为这种病毒并非通过空气传播。但她表示日本计划在奥运会前使用活病毒标本,对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开发的检测手段进行验证也不无道理,特别是考虑到刚果民主共和国持续暴发埃博拉疫情。“如果紧急响应不够专业,奥运会期间任何一例埃博拉病毒感染报道都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Mühlberger说。


但Mühlberger并不认为病毒抗体水平是决定患者能够出院的合适指标。她认为确定患者是否完全康复,最简单的方法是测定体液中的病毒RNA载量。“我不认为有人会因为患者产生了中和性抗体就判定其可以出院。”她说。



动物学研究


既然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已经被允许处理BSL-4病原体了,那么研究人员也应当对该地区可能出现的其他危险病毒进行研究,Mühlberger说,最新的基因组测序技术表明类似埃博拉的病毒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常见。去年,研究人员就在动物身上发现了同一类别下的三种病毒:中国蝙蝠中发现的勐腊病毒及中国东海鱼类中发现的另外两种与埃博拉非常相似的病毒。“令人惊讶的是,感染了与非常非常危险的病原体关系极为密切的病毒的动物竟如此之多。”Mühlberger说。


这些病毒是否会感染或伤害人类仍是未知数,Mühlberger说,最可怕的是它们的种类如此之多,“这些病毒无处不在。”


日本北海道大学的病毒学家高田礼人(Ayato Takada)对能够在日本本土进行BSL-4病原体动物学研究感到非常兴奋。在此之前,如果想进行此类研究,日本研究人员必须申请访问海外BSL-4实验室,但毕竟僧多粥少。高田希望能够使用日本第二个BSL-4实验室实现,该实验室目前正在长崎大学建设,预计2022年竣工。


但Ebright称世界各地大量建造BSL-4实验室将增加使用致命病毒进行生物恐怖袭击的风险。他认为包括日本在内的部分国家/地区政府正在利用其BSL-4实验室储存致命病毒,以恫吓对手国可能发动的生物袭击。


西条则表示,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的举措仅仅是为了进一步推动公共卫生研究。


原文以Why Japan imported Ebola ahead of the 2020 Olympics为标题

发表在2019年 10月14日《自然》新闻上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