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宝5 > 生物 医学

卡介苗也许能预防新冠感染 4国即将启动临床试验

时间: 2020年03月26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历史悠久的卡介苗被认为具有增强整体免疫力的潜力,近期的四个临床试验将检验它对新冠病毒感染的保护效果。


image.png

图片来源:Wikipedia


来源 Science 等

编译 戚译引


据《注册新宝GG》报道,荷兰拉德堡德大学(Radboud University)研究团队将于本周起开展用卡介苗防护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感染的临床试验,计划在全国 8 家医院招募 1000 名医护人员参加。澳大利亚、英国和德国的机构也将陆续开展同类试验,评估卡介苗对医护人员和老年人的保护作用。


作为一种不折不扣的“百年老药”,卡介苗已经被许多国家广泛用于预防结核病(TB),也许你小时候就打过。有观点认为,卡介苗能够整体提升免疫力,因而可能对新冠病毒感染也具备一定的保护作用,降低病毒感染或感染后发展成重症的风险。至于这一推测是否正确,这些临床试验将在几个月内找到答案。


历史悠久的疫苗


卡介苗(BCG)的名字来自于两位发明者,法国医师阿尔伯特·卡梅特(Albert Calmette)和卡密尔·介兰(Camille Guérin)。这是历史最悠久的疫苗之一,在 1921 年首次被用于人体免疫,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世纪。


卡介苗被认为具备安全、廉价的优点。它无法完全预防肺结核的发生,但它能够对结核分歧杆菌(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Mtb)感染产生保护作用,缓解感染的症状,尤其是避免儿童患上致死性的结核性脑膜炎。因此,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所有健康新生儿接种卡介苗,目前每年约有 1 亿儿童接种。在中国,卡介苗是国家免疫规划的一部分,2009 年以来接种率达到 99%。


有争议的证据


有文献显示,卡介苗或能提升整体免疫力,降低全因死亡率。例如,在由丹麦国立血清研究所(Statens Serum Institut)与几内亚比绍卫生部合作运营的班迪姆健康项目(Bandim Health Project)中,两位研究者报告,卡介苗能在接种后一年内减少 30% 的各种已知病原体的感染,包括病毒感染。


但这个观点整体上还有争议。2014 年 WHO 发布的一份综述中写道:“5 个临床试验和 9 个观察性研究对新生儿期接种 BCG 和未接种群体的死亡率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接种 BCG 有助于降低出生后 6 到 12 个月的死亡率。但是,其中一些临床试验的随访时间较短,并且所有的观察性研究都被认为可能有偏差,因此根据 GRADE 标准,这些发现的质量被评估为极低。”GRADE 是临床和公共卫生领域常用的决策框架,证据质量极低意味着“我们对效果估计值几乎没有信心:真实值很可能与估计值大不相同”。


2016 年在《英国医学杂志》(BMJ )发表的一篇综述则给出了更加积极的判断,认为卡介苗降低全因死亡率的效果超出预期,但作者认为需要进行随机对照试验,进行进一步验证。


此外,由于卡介苗接种的对象主要是婴幼儿,成年人接种后保护效力方面的数据极少,而且受到环境暴露水平影响。WHO 疫苗立场文件中指出:“通常不建议在成人中接种 BCG,但对结核菌素皮试呈阴性而又不可避免地会密切接触多重耐药 Mtb 患者的人,则可考虑接种 BCG。目前并无可靠的证据表明反复接种 BCG 可以预防 TB。”


“受训免疫”


一些研究尝试从原理层面全面评估卡介苗的作用。卡介苗中含有经过减毒处理的牛分歧杆菌(Mycobacterium bovis),这些细菌能够在接种部位存活几个月。它们将激发 B 细胞和 T 细胞对分歧杆菌的免疫记忆,当机体再次感染同样的细菌,这些免疫细胞就能快速作出响应。这样的特异性免疫也是所有预防性疫苗的作用原理。


拉德堡德大学医疗中心感染性疾病专科医生 Mihai Netea 团队发现,卡介苗还能刺激那些被认为没有免疫记忆的细胞,包括巨噬细胞、自然杀伤细胞和中性粒细胞,促使它们更好地应对多种感染。他们将这种机制命名为“受训免疫”(trained immunity),相关论文于 2016 年在《注册新宝GG》发表。


2018 年,Netea 团队进一步使用安慰剂对照试验证明,对于黄热病病毒减毒疫苗引发的感染,接种卡介苗能够产生保护作用。如今该团队已经与雅典大学合作,在希腊开展一项试验,评估卡介苗在老年群体中对感染性疾病的整体保护作用。这项试验是在新冠疫情之前设计的,但 Netea 说,疫情或许能更好地体现出卡介苗的整体保护效果。


老“药”新用


为了评估卡介苗能否对新冠病毒感染产生保护作用,Netea 与乌得勒支大学医院(UMC Utrecht)的传染病和微生物学家 Marc Bonten 合作,在医护人员中开展研究,Bonten 说这些医护人员“对参与研究非常热情”。他们将使用缺勤率作为评价标准,以便将疫苗对流感等疾病的影响也纳入研究当中。


《注册新宝GG》报道指出,由于卡介苗接种部位通常会产生肿块,并持续数月仍不消退,被试很可能会知道自己接种的是疫苗还是安慰剂。不过,被试的分组将对研究人员保密。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团队将在医护人员中进行相同的研究,而英国埃塞克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将在老年群体中进行试验,因为老年人感染病毒后发展成重症的风险更高。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感染生物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Infection Biology)的一个团队也在上周宣布,受到 Netea 研究工作的启发,他们将使用一种经过基因编辑的卡介苗开展试验,试验对象包括医护人员和老年人。这种疫苗名为 VPM1002,目前处在 III 期临床试验阶段。此前该团队的一项研究证明,VPM1002 对膀胱癌的治疗和避免复发有效——疫苗增强了巨噬细胞识别目标的能力,使其不仅能杀死细菌,也能更好地杀死癌细胞。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免疫学家 Eleanor Fish 在接受《注册新宝GG》采访时指出,这种疫苗很可能无法完全避免新冠病毒感染,但有可能改善病毒感染的预后。她还说,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很愿意接受接种,她甚至怀疑设置安慰剂组是否符合伦理,因为这一组被试将无法获得潜在收益。


但 Netea 坚持认为,必须进行随机对照设计,否则就无法正确评估它的收益。实验预计在几个月后得出结果。如果这样一种技术已经成熟的疫苗被证明具有保护作用,它无疑将成为人类对抗新冠病毒的有力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