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宝5 > 生物 医学

新冠疫情带给海外留学生的压力不容忽视

时间: 2020年03月30日 | 作者: Ruby Cheng | 来源: 科研圈
随着疫情在国际上暴发,留学生群体面临着更多的不确定性,尤其是那些已经身在海外的学生。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校园关闭后住宿问题要如何解决?改为线上教学会不会影响签证?如果遇到了种族歧视该如何求助?应对这些问题,或许学校本应做得更多,为国际学生提供更好的支持。


本文原发表于美国《高等教育内参》(Inside Higher Ed)和英国国际教育工作者新闻(Professionals in Higher Education),中文版由作者授权科研圈(ID:keyanquan)发表。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科研圈观点或立场。


撰文 Ruby Cheng,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斯普林斯校区亚洲国际招生主管

翻译 Sam Yang,美国佛蒙特大学学生生活部负责人


作为一个国际教育工作者,笔者写下些文字,意在为所有在海外的国际学生发声。在新冠病毒全球爆发的阴影下,他们的困难处境注定了国际学生高等教育中最脆弱的少数群体的定位,但与此同时,对国际学生的关注和支持却是少之又少。


时间回到二月初,在一所美国大学做招生工作的笔者密切关注着中国的疫情发展。新冠病毒疫情暴发之后,许多美国大学纷纷调整了自己的招生政策,来支持来自海外的申请者,包括中国的留学生。不少大学院校的国际招生办公室考虑到国内学校普遍停课停学的情况,表示愿意把成绩单的递送截止日期延后。在标准化英语考试方面,考虑到托福、雅思、GRE 和 GMAT 大量取消考试考位的情况,一些招生办公室也提出了一些折中的方案,包括在线面试和 Duolingo 考试。Duolingo 考试可以学生在家隔离期间也能在线参加相对应的英语水平测试。这些及时的政策改动和友好的招生支持,让不少在疫情肆虐地区的中国学生和家长们感到格外欣慰和感激。


即便如此,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持续蔓延和爆发还是让这些学生的留学前景和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即使是在这些有利的招生政策背景下,依然没有人清楚 2020 年秋季学期能否照常开学,国际学生们能不能照常返校或入学。国际教育工作者们甚至不知道大使馆和领事馆何时重新开门,开门后学生能不能正常安排签证的相关申请和面试事宜,而对于国际学生来说,签证就意味着一切。笔者收到一封电邮,通知所有来自印度的美国签证事宜都将被暂停,何日重开另行通知。在新冠病毒每日全球确诊量井喷,曲线高扬,拐点遥遥无期之时,招生官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在不久的未来更多的签证工作将会暂停,更多的使领馆将会关闭。(译者注:截至 3 月 23 日,美国已全面暂停所有对外的移民和非移民签证事宜,国际学生签证恐大量延期滞后。)


而在美国国内,各级院校也在迅速的应对病毒爆发可能对海外游学的美国学生所造成的的潜在影响。每年春季和秋季学期,数十万美国学生会出发前往全世界各地开展一周到一学期不等的游学项目,而今年春季,这样的盛况没有发生。出于对学生健康和安全状况的考虑,大量的国际交流和游学项目被喊停。已经到达海外国家,包括那些美国发出三级旅游警告地区的美国学生,也收到通知强烈建议即刻动身回国。与此同时,随着疫情在美国蔓延,许多大学果断作出决定将春季的剩余课程全部转为线上,停止校区授课,甚至关停整个学校系统。在教育工作者看来,美国大学对于尽力保护自己学生不被新冠疫情侵袭而做出的反应是迅速及时且有效的。


但是作为一个国际大一学生的监护人,作为一个关心国际学生的教育工作者,笔者认为美国大学在这场疫情中对国际学生(尤其是那些已经在校的)的整体支持和关注是令人失望的。


在美国大学作出决定关停学校设施,转线上授课的浪潮中,校方经常会忽略国际学生的处境和困难:对于许多来自其他国家地区的学生来说,学校宿舍是他们在美国唯一的住处。一些校方在制定停课闭校的方案过程中会考虑到极少数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并为他们提供紧急住房和安排,但是更多的时候,国际学生则是被几乎完全无视。这样的处境衍生出了很多问题。研究表明国际学生在寻求帮助上常常会受到不同文化所带来的的冲击和挑战;只有极少一部分国际学生学会了在危机中主动发声向校方表达诉求。


对国际学生来说更大的挑战在于对抗种族歧视。随着疫情在北美蔓延,许多来自亚洲的国际学生都或多或少的受到潜在的或明显的种族歧视,这些歧视可以来自四面八方,而这些被当做攻击目标的学生则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笔者从与八位美国大学的国际学生的交流中得知,校方并未采取任何措施来面对、支持或帮助他们不受疫情下蔓延的恐慌、攻击和愈演愈烈的种族歧视的困扰。


毫无疑问,新冠病毒的全球爆发给所有人都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但是在高等教育中,国际学生所面对的压力明显比美国当地学生的要大得多。国际学生不仅要保证自己身心的健康,还要担心远在他乡的家人们的安全和健康。对于国际学生来说,作为一个“外国人”,签证和身份状态转换上的不确定性也是让人倍感焦虑。笔者由衷的对那些正在经历“国际学生签证焦虑”的同学们感到同情。美国国际交换学生项目(SEVP)目前出台了若干关于学生签证在远程线上授课下的若干规定,但是美国各大院校对 SEVP 发表的签证合法性的理解千差万别。许多学生陷入了“该不该回国,能不能回国”的矛盾之中,可以想象心理和生理上的压力。


除此之外,国际学生哪怕回到自己的家乡,也要面对更多的挑战。例如,家长们常常担心学生在长达 30 个小时的飞机航程和等待中受到感染。(译者注:截至 3 月 27 日,中国已宣布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到任何一家的航线只能保留一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超过一班。)那些已经回到国内的学生也开始担心,随着美国疫情的爆发,自己能否照常回到美国继续学习。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接下来的时间内会有不少国际学生出现心理健康的状况,但这些状况完全是可以预见的。人们常在面对危机时转向他们的家人寻求帮助和支持,但是对于国际学生来说,寻求一万公里之外家人的帮助是不现实的。目前亟需大学决策层回答的问题是,大学院校能否主动联系遇到困难的国际学生提供支持?大学院校是否可以为危机中的国际学生提供拥有多元文化背景的心理辅导(哪怕是线上的)?国际学生的状况会不会随着疫情的进一步恶化而恶化?


在全球都受到疫情冲击的当下,作为教育工作者,笔者认为大学应该更进一步的把更多关注放在国际学生上,并尽力为这个弱势群体提供有效的帮助。校方在每周随着疫情制定更新政策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国际学生的持续存在,比如在关闭校园时为国际学生提供住房,或是国际学生中心和招生办公室合作,单独解决国际学生的身份问题,并回答与国际学生有关的问题。


笔者身为美国大学招生办的一员,在为学校大力扩招国际学生感到欣慰和支持的同时,也感到校方仍需在帮助这些学生上做出更多努力。对于国际学生的支持应当是全面,立体,高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