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宝5 > 生物 医学

看完饥荒实验,才知道长期节食有多伤脑伤身

时间: 2020年05月14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环球注册新宝GG(huanqiukexue.com)
长期节食对人的大脑和身体有什么短期和长期影响?75年前的一个史无前例的饥荒实验给出了残酷的答案。



在卡路里过剩的时代,减肥是许多人的口头禅。不过,长期节食对人的大脑和身体有什么短期和长期影响?75年前的一个史无前例的饥荒实验给出了残酷的答案。


撰文 | 七君

来源 | 把注册新宝GG带回家(ID:steamforkids)



你可能不知道,二战中死于饥荒的人数和战死的军人数量不相上下。根据都柏林大学学院经济学家 Cormac Gráda 的估计,在二战中至少有2千万人死于饥饿。


二战期间,荷兰因为纳粹的控制而实行了口粮配给制,每人每天的能量摄入只有400卡路里,仅为现代人的五分之一不到。而在列宁格勒围城战期间,每天有近一千人死于饥饿。平民不仅开始吃宠物、皮带和书,甚至开始吃人。


为了为欧亚战后纾困和重建做准备,盟军迫切需要营养学的指导。但是,当时和饥荒相关的注册新宝GG研究少得可怜。虽然19世纪时就有注册新宝GG家开始研究断食,不过那时候的研究手段比较原始,大多是称称体重,测一测尿里的氮含量,大家并不知道饥饿对身心的更具体的影响,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方案才能恢复患者的健康。


为了寻找答案,美国政府找到了在生理学界小有名气,并曾经为美军设计了行军盒饭K-口粮(K-ration)的明尼苏达大学的生理学家 Ancel Keys。


在美国军方的资助下,1944年11月 Ancel Keys 开始做一个现在没有科研机构敢做的实验:严格控制36个健康年轻人的卡路里摄入,让他们经历6个月的饥荒。


而因为这个研究是在明尼苏达大学的足球场做的,它后来被称为明尼苏达饥荒实验(Minnesota Starvation Experiment)。这是人类首次用注册新宝GG的方法研究长期节食对人体的影响。


一年后,32个参与者离开了明尼苏达大学,他们的经历永远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他们自己。


前无古人的饥荒实验


image.png

明尼苏达饥荒实验的招募广告:你愿不愿意为了这些孩子能吃上饭而挨饿? 图片来源:Mad Science Museum


在招募志愿者的时候,Keys 发出警告:实验可能会对健康有严重的影响,也没有补贴,但是依然有400多个人报名。


Keys 从中选了36个精神和体能都极为健全的年轻人,他认为这样才能保证这些人不会因为节食而倒下。


image.png

明尼苏达饥荒实验参与者留影 图片来源:Mad Science Museum


在实验前,所有36个人都未曾经历饥荒,也从未节食。这36人大多是20岁出头的热血汉子,最年长的也不过33岁。他们的智商均值为130,超过普通人(人群IQ均值为100),等同于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研究生的脑力。


Keys 设计了一个被试内设计的实验,先给参与者3个月的控制期,然后再让他们吃严格的减肥食谱,最后再让他们逐渐恢复饮食。


在3个月的控制期内,每个人每天摄入大约3200千卡路里的食物,超重或体重不足的人的饮食会相应地调整。


参与者只能在大学食堂里吃分量和内容被严格规定的食物,而且一定要在研究者眼皮底下吃完。他们的食谱和普通西餐差不多,比如牛排、羊肉、蔬菜沙拉、冰淇凌什么的。


image.png


接下来就是节食期。


1945年2月12日,这些人开始为期6个月的节食。Keys 的目标是通过饮食把这些小伙子的体重减少25%。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把每人每天摄入的能量控制在1570千卡路里左右,每天只能吃2顿。从现在的标准看,每天1570千卡路里的能量摄入是普通男性每日摄入(约2500千卡)的六成。研究者会根据每个人每天的体重调整他们的饮食,使其体重符合预期的曲线。


而节食食谱也是相当单调,几乎还原了战争时期欧洲平民的生存状态:卷心菜、土豆、豆子汤、通心粉和奶酪,饮食主要由碳水化合物构成的,蛋白质含量比较少。


为了模拟真实的日常生活的能量消耗,在整个实验期间他们每周要在跑步机上散步35千米,从事15小时和学习有关的活动,比如在大学听课。其他时间,他们可以在校园里自由活动,看电影或者找点事做。


在实验期间,Keys 对他们进行了极为细致的检查,智商、性格(用的是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心脏大小、血容量,听力视力,体脂率,甚至精子数量都被详细记录下来。他们每天还被要求记日记,写下自己的内心感受。


image.png

研究人员正在测量参与者的生理指标 图片来源:Mad Science Museum


1950年,Keys 把这项研究整理成了2册出版,书名为 The Biology of Human Starvation。这个研究使他在生理学界声名鹊起。而明尼苏达饥饿实验的重要结论也被美军制作成了小册字,在战后的欧亚分发。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这是饥荒研究史上最为细致的案例。现在要想复制这个研究的话,不论从规模还是伦理上来看都不太可能。


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研究得到的一些重要结论。


饿到心脏缩水


在节食开始前,所有36人的体重都在正常范围内,平均是69千克,身高体重指数BMI(体重除以身高的平方)在18.4-25.4之间,平均是21.9,不胖不瘦。


而节食开始后,本来身材匀称的他们看起来瘦骨嶙峋,身体棱角分明,非常可怕。


节食期结束后,他们的BMI均值为16.4,有人甚至只有14.9。要知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BMI在18.5以下属于体重过轻,和患有神经性厌食症的人的BMI差不多。


image.png

在节食期,研究人员对参与者的体能和脑力进行测量。图片来源:Mad Science Museum


和后来许多研究的结果一致,这些人的基础代谢率也下降了。比如,这些人的心率显著下降,从每分钟55掉到35下。为了保存能量,他们的便便次数也降低到了每周一次。血容量下降了10%,心脏也缩水了。


节食带来的另一个可怕的影响,就是他们眼球中的血管收缩,这导致他们的眼球变白。根据 Keys 的描述,他们的眼睛在节食末期看起来亮白得不自然,像是瓷器做的。

其中一些人皮肤还变得粗糙,常感到眩晕耳鸣,身体不协调,还会发冷。而因为臀部缺乏脂肪,他们也无法久坐。


节食对身体造成的另一个显而易见的后果就是体能衰退。从后摆腿测力计测得的数值来看,他们的力量减少了21%。这些人也抱怨感到衰老无力。


Keys 认为,这些人的生理状态和患有饮食障碍的人十分相似,他进而提出,一些心理障碍可能是营养不良的结果。


Keys 还发现了一个节食带来的有趣现象。


在这个研究之前,民间有一种说法,那就是饥饿的人的感官会变得敏锐。为了验证这种说法是否注册新宝GG,Keys 也测量了他们的听力和视力。


和传言相反,Keys 发现饥饿对视力没有影响,但是却奇怪地提高了听力,尤其是对低频声音的敏感度。Keys 对此的解释是,由于耳部组织萎缩,耳道变大,耳屎变少,因此听力有所提升。


饿着,笨着


乔布斯有句名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他的本意是鼓励大家求知若渴。但是放到明尼苏达饥荒实验的语境中,这句话就有了别样的理解:饿着的人的学习能力反而衰退了。


节食对这些人认知能力的打击让 Keys 感到错愕。Keys 发现,在进入节食期短短几周后,这些人的注意力、学习效率和判断力都下降了。


在2003年的斯坦福大学的精神病学家 Regina C Casper 和同事的回访研究中,所有18人都同意这个结论。其中12人还表示,他们在节食期间对智力活动的需求降低了,也就是说他们不再那么爱学习了。


好奇心的减弱伴随着抑郁的爆发。节食几周后,36个参与者很快陷入了抑郁。他们在日记里记录下两餐之间的时间是多么难熬,他们感觉多么无力疲劳。


Keys 记录道,在实验前,这些小伙子都有强硬的政治观点,但是进入节食阶段后,他们关心的话题就剩下了食物,世界局势对他们来说变成了身外之事。


在控制期,他们中的一些人还会社交和恋爱,但随着节食的深入,他们变得社恐孤僻,不愿意和别人互动,恋爱的冲动似乎也成了上辈子的事有,温饱思淫欲看来没有说错。


一些参与者开始收藏烹饪书,每天晚上挑灯夜读,仿佛这样可以画饼充饥。他们的梦境也统一更换成了食物相关的主题。在白天,他们因为脑子里想着吃的而无法专心做事,甚至连听到笑话也笑不出来。


一天的两顿饭变成了高光时刻。为了让食物看起来份量更足,他们常常会兑水,舔盘也是常规操作。


image.png

晚餐时,参与者在舔盘。图片来源:Mad Science Museum


虽然被招募时这36人被认为有坚强的意志,但节食真正开始后,有两人出现了严重的精神问题,被送到了大学医院的精神科。


其中一个叫做 Samuel Legg 的参与者用斧头砍掉了自己的手指。另一个叫做 Franklin Watkins 的24岁小伙饿到开始做吃人的梦,而他也在自由活动时间疯狂作弊,跑到镇上偷吃冰淇淋和奶昔,甚至威胁要杀掉 Keys。最后,Keys 不得不把他俩,以及另外两个疑似作弊者的数据剔除。


image.png

后来因为精神异常而退出实验的 Sam Legg 在节食前和节食中的样子。图片来源:Mad Science Museum


Keys 还发现,虽然在常人眼中这些人已经瘦到皮包骨头,但是他们并不觉得自己体重过低,相反还认为别人都太胖了。后来的研究者发现,这一点在厌食症患者身上普遍适用,厌食症患者并不觉得自己瘦削,反而觉得他人肥胖。


反弹的脂肪


糟糕的事还在后头。


节食期过后进入了12周的恢复期,Keys 开始慢慢增加他们的每日摄入能量,并观察他们的变化。


除去离开的4人,32个参与者被分成了4组,每组采用不同的营养补充方式,每天分别比节食期增加400、800、1200和1600千卡路里摄入。


几周后 Keys 发现,每天增加400千卡路里的那个组的组员身体根本没有恢复,而他们的抑郁情绪的持续时间也最长。一番考虑后,他为所有4个组又增加了每天800千卡路里的能量。


这样一波操作后,大家看起来才有了元气。因此 Keys 总结道,对于经历过饥荒的人,每人每天需要4000千卡路里才能恢复健康。


但是细究的话,这种“康复”实际上是病态的。


首先,在3个月的恢复期结束后,32人中没有任何一人的体重恢复到控制期的水平,他们的平均BMI只有18.4,依旧体重过轻。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瘦子”恢复的体重大多是脂肪,他们身体的脂肪含量是控制期的1.4倍。这可是真的“越减越肥”。


image.png

相对于控制期体重(黑点)和身体脂肪数量(白点)的变化(%),C代表控制期,S代表节食期,R代表恢复期,数字代表周。 图片来源:Keys et al. (1950)


1945年10月20日,到了离别的日子,大家可以放开肚皮随便吃了。


虽然已经恢复了饮食上的“自由”,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些人依旧感到饥肠辘辘。Keys 对其中12个人进行了8周的追踪,他发现这一打人每天吃超过5000千卡路里的食物;有人甚至一天饕餮了11500千卡路里,相当于吃了5人份的食物。


而在实验结束后的第10周(也就是图片中的第58周),其中8人的体脂量依旧超过控制期,其他人因为没有继续参加后续研究而没有留下数据。


实验结束后,Keys 本以为他们会很快回归正常生活,但是他的预计错了。


2003年,36人中还有19人还在世,同年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精神病学家 Regina C Casper 、明尼苏达大学的精神病学家 Elke Eckert 和同事对其中18人进行了回访。根据官网,其中一人出现了暴食症,有次因为吃太多进了医院,还差点死掉。


虽然这18条好汉都不后悔当初参与这个饥荒实验,但和实验前的体重相比,回访的18人回忆,他们在实验结束的10周后平均增重10千克,许多人在接下来的半年到5年里一直在和不正常的饮食习惯作斗争。


这就是长期节食的真相。